边云波弟兄2011湾区信息《宣教的中国》之一:《回顾》

时间:2011年2月25日
地点:基督六家
录像:

《宣教的中国》之一《回顾》 from 基督之家第六家 on Vimeo.

以下是信息全文:

       我们的主题是宣教的中国,今天我们要先看看主是如何为我们做了大事。大家先看诗篇126篇,这一篇的诗注是上行之诗。什么是上行之诗呢,有些不同的说法。有人说以前以色列人要进入圣殿去敬拜的时候,要按台阶一步一步走上去。他们一面拾级而上,一边唱诗赞美,所以叫“上行之诗”。也有些解经家说那时每年以色列人都要从各地各乡往耶路撒冷聚集,在一起共同敬拜神,当他们向着耶路撒冷边行走边吟唱的就叫“上行之诗”。诗篇126篇是沿用“上行之诗”的曲调而写的,是一篇给我们激励、令我们思想主的恩典的一首诗篇。从第一节读起。“当耶和华将那些被掳的带回锡安的时候,我们好像做梦的人,我们满口喜笑、满舌欢呼的时候,外邦中就有人说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耶和华果然为我们行了大事,我们就欢喜。”简单的解释一下诗篇的背景。当时以色列南北两国分别被亚述和巴比伦所灭,以色列的国民也分别被虏到亚述的尼尼微和巴比伦,被虏的以色列人饱受虐待与杀戮,日夜思念故乡耶路撒冷锡安山。之后强及一时的巴比伦被波斯所灭,波斯采取怀柔政策,准许以色列人返回故土、重建家园。这对被虏的以色列人来说,好像做梦一样。

       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如同当年的以色列人出离埃及到迦南出死入生。也好像我们从没有信主到蒙恩得救,生命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心灵有了极大的改变。原来活在世上没有指望,因为没有神。蒙恩得救后知道在世上有基督与我们同在、有神的恩典、有神的安慰、有神的保守,在地上神是我们的喜乐,离开这个世界也如同搬家一样,就像保罗说的“离开这个世界与基督同在,好得无比”。所以早信主,就早得喜乐、早得平安、早得安慰。也许有的朋友还在等待,有人说等我研究透了再信。可是你怎么可能研究的透呢?神创造的世界我们尚且研究不透,不说是宇宙、地球、人类,即便对于我们自身,我们也没有研究透彻。有一年我在德国东部给留学生传福音,告诉他们信主的喜乐和改变。有个女同学一边吃饭说,我一定要把这个研究透了再相信。大伙辩论了半天也没说服她就停下来不说了。我观察那个同学总是夹着盘里的青菜吃,就问她:你喜欢这个菜吧?她说:对啊,我就喜欢吃这个菜。我回问她:你把它研究透了么?她说:我干吗研究它啊?我说你不把它研究透了就吃了么?它是什么成分?含哪些不同的物质元素?不知哪些有利那些有害你怎么能照吃不误呢?她就笑了。我就对她说:说起吃东西,任何一个人都是因着信活下来的。你见过哪个婴儿在吃奶之前问过妈妈“这奶什么成分?化验过没有?”----没有一个。全世界没有一个人不是因着信活下来的,无一例外!所以基督徒不怕死,所有的基督徒都含笑归去。我有个老同学叫赵鼎昌,是大学的教务主任。他到我家来,我们给他传福音,他只是嘻嘻地笑。 再次来,再传福音,还是嘻嘻地笑。临行我的妻子送他出门说,只怕将来在天堂的门口,你在外面看着我们笑不出,我们在里面看着你也笑不出啊。过了一段时间,他又来家里,高兴地说他信主了,临走还拉着我的手让我再替他祷告一次,整个人充满喜乐,像变了一个人。几年后他得重病住院,我去看望他,和他一起祷告。他虽无力讲话,还是认真地对我说:“云波啊,你放心吧。我知道我往哪里去。”这是他最后的一句话。还没有信主的朋友们,将来总有离开世界的一天,你能否拉着你亲人的手,说“放心吧,我知道我往哪里去”么?但愿主的救恩临到我们每一个人,也让我们蒙恩得救的人知道耶和华为我们做了何等大的事!

       从以色列人被带回锡安满口喜笑,称颂神为我们做了大事。从个人的得救来看是这样,从整个教会历史来看更是这样。大家如果研究两千年的教会历史,就会看到基督徒经历过多少逼迫、患难,圣经经历过多少次的摧残。但是现今圣经是世界上翻译量最多、发行量最大、历史最悠久的一本书。感谢主!福音就是这样在患难与艰难中被传扬开的。主后三百年,罗马皇帝对基督徒有十次大的逼迫,那不是一般的逼迫,是虐待与杀害。那年我在罗马见到罗马的斗兽场,当时就在那里审问基督徒,一边是关在笼子里的野兽。只要回答仍然信主,就会被野兽活活咬死吃掉。类似这样的逼迫持续了三百年,但即便如此,《大英百科全书》中记载基督徒的人数在那三百年里也是越来越多。《海莱氏圣经手册》记载那段时间罗马辖区人口一亿两千万,信主的人大约是六千万,相当罗马帝国人数的一半。感谢主!后来君士坦丁也信主并把基督教定为国教,以后基督教在罗马有了很大的发展。

       在古代是这样,在现代神也是做这样奇妙的工作。中国教会历史也是这样过来的。1900年,189位西方宣教士在中国被杀。那时有人在书信中写道:百年以后,人们将如何来看待我们付出的生命代价呢?现在是2011年,正好是过了一百年。我们看到福音在中国已经传遍,经过许多艰难,中国的基督徒人数不断增加。感谢主!我们经过苦难,但这苦难是化妆的祝福。圣经说我们经过流泪苦,使这苦变为泉源之地。让我们经过艰难经过火的试炼,经过水火,进到丰富之地。中国的教会历史就是这样发展下来的。1900年那时是一次灾害,到1940年的时候,神给当时的中国教会有一个大的复兴。那时在抗日战争时期,抗战之前还有很多人反对基督教,如“非基运动”否认基督徒与基督教。到了抗日战争的时候,许多知识分子有一种醒悟,认识到人在世上只有苦难,在基督里面才能有平安。所以好多人悔改信主,不仅信而且奉献自己。

       1945年,那时我还年轻,高中毕业刚进入大学,就清楚有主的呼召:你要出来专心地祈祷传道。起初的时候我还在神面前有所考虑,后来在长者和同时代人的印证下,逐渐清楚主的呼召。大学二年级休学,开始传道有一年的时间。过了一年,原想继续把传道工作做下去。那时滕近辉牧师(他当时的名字叫滕怀志)在读大学四年级,他带领大学的团契。我读大学二年级,就带领中学的团契。但是有前辈劝我接着读大学,将来可以带领大学团契,于是我返回大学。但神知道,我那时在大学里,上课是副业,正也还是学习操练服事主。一方面在本校团契中做福音工作;另外也在其他的大中学校里讲道----那是1946-1948年间。就在那几年当中,我见到从山东来的两个姊妹,她们行装穿着非常简单,像是逃难的农村妇女。可当她们作见证的时候,我才惊讶地发现,原来她们一个是齐鲁大学的毕业生,一个已经做了护士。她们从山东出来,准备到新疆传道,途经徐州南京,特意停留作见证。我想那时她们的见证感动了许多人,其中一个就是我。把福音传到新疆甚至更远,是不是由中国信徒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去----是那时许多兄弟姊妹的看见。福音从耶路撒冷开始,主流是从东往西传的。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保罗又把福音传到欧洲;保罗与彼得殉道以后,整个罗马宣布以基督教为国教,所以人们说是保罗和彼得用鲜血攻陷罗马。以后福音通过五月花号由欧洲的英伦三岛传到美洲;上个世纪美国的传道士又把福音传到东方、传到中国。福音最初传播在中国沿海地区,抗日战争期间,福音由沿海地区传到中部地区;抗战末期,我们很多基督徒认识到要继续把福音往西边传,传到中国的西方一直要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有个弟兄他原名叫赵崇义,后来改名叫赵麦加,意思是要把福音传回麦加去,显示了当时弟兄姊妹的心意志向。当时有一个“遍传福音团”,它的团歌里就有一句“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去”。另有一个福音机构叫“西北灵工团”,前面提到的两个姊妹,后来就成为西北灵工团的成员。她们一个叫张美英;一个叫刘淑媛。刘淑媛姊妹早已离世,不过11年前,我在新疆的喀什,那是新疆最西部的一个城市,见过张美英姊妹,她是去年才被主接去的。这些人一个一个的走了,但是他们的脚踪非常佳美。许多人因着她们的影响走上了这条十字架的道路。“西北灵工团”的负责人叫张谷泉,我叫他张大哥。他山东口音,穿着朴素,言语朴实。他的传道打动了很多人。他在哈密建立“西北灵工团”,他写的诗句中也有“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句子。我1948年在《献给无名的传道人》中也有“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这一句。这是四十年代很多弟兄姊妹的心志。当然因为大家知道的原因,到1950年,我们已无法迈出国门,向西边再传福音。可是那些歌声、那时的祷告、那些人的脚踪仍然激励了很多人。

       到现在,海内外的弟兄姊妹仍然努力,向着耶路撒冷把福音传回去。感谢主!像圣经上说的,当耶和华把那些被掳的带回锡安的时候,我们好像做梦的人一样,外邦人说神为我们做了大事,我们自己看,神也是为我们做了大事。有时候在过程中,我们不知道神的手要如何做,但神不误事。有时候,神给我们苦难,那个苦难可能是变相的赐福。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基督教在中国有很大的复兴,现在我们回头数算,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初,在中国大陆及台湾以外的华人教会屈指可数、寥寥无几。但是前二年我看到过一个统计,现今全世界的华人教会已有七千余间。去年新的统计,华人教会已有八千间。以澳大利亚的墨尔本为例,上个世纪末1995年,墨尔本华人教会有40几间,其中六间是买自当地人的教会。前几天接到一个弟兄的电话,说墨尔本的华人教会已经有70几间,比1995年增加了近一倍。美国也是一样。老年弟兄姊妹可能知道,过去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只能去美国人的教会聚会,组个小小查经班,人数增加再组成中国人团契小组,但是没有自己的教会。后来 团契的人越来越多,才建立了华人自己的教会。1996年,我到过洛杉矶一个宣道会去讲道。那个宣道会原来是美国人的教会,牧师、长老、执事都是美国人。后来美国人越来越少,而中国人由查经班到团契,人数越来越多,就把美国宣道会改成了中国宣道会。主任牧师也改由中国人担任,这位牧师名叫台雅各。讲道那天我一早到教会,看到英文聚会的人数只有60几个,其中三分之一还是华人青少年。而中文崇拜时,我站在台上一看,大概有一百七八十人,远远多于美国人。弟兄姊妹你们看,不知不觉中,神为我们做了大事!

       前些年,那是中国大陆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在中国的东北,一群弟兄姊妹感觉聚会的地方太小,就找到一块空地,为节省开支,决定自己动手盖房子作聚会的场所。一位天津的弟兄去东北探访亲友,正好看到他们盖房子的场面;还有好多不信主的人也围在外面看。当时除了设计人员作指导外,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心甘情愿地做起了小工,运送土、木、砖瓦和水泥。弟兄姊妹中有工人也有知识分子、公务员,木料、砖瓦好运有搬有抬就运过去了;散装的水泥怎么运呢?筐子不够,有弟兄就脱下中山装,用衣服兜起水泥,一趟一趟地送到施工需要的地方,沙子也是这样运。不只是一个两个弟兄这样做,多少个弟兄都是这样做。那个天津弟兄看见这一切非常感动,他还亲耳听到旁边那些不信主的人议论说:这些信耶稣的人不得了,将来他们一定会有大发展。因为当时国内的情况是很多人撂挑子不做事,所谓“干不干,都吃饭。”干多干少都一样拿工资,所以很多人懒散不愿多做事。这些人看到信主的弟兄姊妹这样热情投入地工作,非常感叹。正如经上说:“外邦人都说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不信主的人都认为神为我们做了大事,而从这些信主的人身上,我们也看到耶和华为我们做了大事。

       大家都知道文革中当权的“四人帮”,其中的江青和张春桥曾说过:“经过文化大革命,中国的基督徒已经消失了。将来人们要找中国的基督徒,只有去历史博物馆里去找。”而现在,要找“四人帮”,只有去历史博物馆;而中国的基督徒,遍地都是。原来是在农村里兴旺,现在在城市里同样兴旺。现在的大学里,通常都有三、五个团契小组。2003年我在中国南方的一所有名的大学里,看到三个团契,每个团契都有七、八十人或上百人。而现在的大学里多有十几个团契在聚会,这让我们看到,这不是人的手所做的工作,这是神自己所做的工。所以说,外邦人说神为我们做了大事,我们自己也在神面前感恩,这是神在中国做了奇妙的大事。

       不过这个结果不是转眼之间就出现的。其实是神让我们经过了水火,才到达了丰盛之地。在这里谈一点我自己软弱失败的经历。在四十年代末投身传道工作时,我可以说把诗人的一切荣耀都放下。那时被主的爱所激励,思想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而死,我就应该为主活着。起初的时候并没有觉得艰难,虽有辛苦,但是觉得苦中有甜、难中有乐。那是在西北西南做宣教工作的人都有共同的感受,就是不向人诉苦。不会因经费不足而请人祷告奉献;买东西不借贷,有钱就买,没钱就等;更不募捐。就是这样,不哭穷、不借贷、不募捐,大家照样好好活着,广传福音,生活不富足但没有缺乏。环境困苦,心里却非常甜美。有一次,我在云南少数民族中传福音。那时有两位执事,一位是个老伯母。原本她已50多岁,已不适合跟我们翻山越岭区少数民族居住区去传道。但她为了照顾我们、为我们分担忧患,一直坚持着与我们同行。有一次,我们被困在一所县城的小客栈接受调查。我跟两位同工说,如果有问题,一定是我被抓,请他们回去祷告。感谢主!最后我们三个人都得以放行。但回去不久,1952年5月10号《云南日报》头版上就登出消息,指名道姓批评边云波在土改期间传道,破坏了土地改革工作。外界压力很大,有个弟兄提醒我说要做最坏的准备。我当时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那件事竟然不了了之,平安度过了。不过这中间还是有无数次的批判斗争,最让我寒心的是,那时我在云南灵光圣经学校教课,有一个我很器重的学生,平时我带着他到白彝族地区传福音,他张口闭口老师老师,客气极了。可是在批判会上,他却点着名字批判我,当时我心里真是难过极了。但我记得保罗说过:逼迫你的,要为他祝福。想想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罪人祷告;想想司提反被迫离开世界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主啊,饶恕他们,不要把他们的罪加在他们头上。”在人不能的,在神无所不能。当我在神面前求告,求神给力量的时候,感谢主!我从心灵里为那些逼迫我、陷害我和毁谤我的人祝福、感恩、祷告。当我为他们祷告的时候,我的心好像被带到天上去异样的喜乐。服事主有苦,但苦中有甜;服事主也有难,但是难中又有乐。一起在西南度过那段时光的有四个弟兄,这四个弟兄现在都还活着,经常互相通电话。那时因为贫穷生活艰难,又不愿跟别人讲。有一个老伯母给我们做饭,她知道我们困难就给我们做些简单省钱又好吃的饭。她去菜市场捡别人不要的菜叶子,再买些最便宜的豆腐渣。回来后,用油炸了辣椒段,把菜叶放进去炒,在加进去豆腐渣和水,煮出来香气四溢、颜色分明。四个弟兄吃得香甜,就照样吃了很多次。后来结婚了,妻子很爱我。听我讲起往事,就自告奋勇照样子给我做了一顿,还追问我是不是比从前的好吃。我不能说谎,如实说:谢谢你。不过还是从前的好吃。妻子听了,又精心地再做了一次,又问我哪个好?我说还是以前的好。----原来人在苦难中才能感到神的恩典丰盛;在平安稳妥的时候反而觉得神的恩典平平常常,天天酒肉宴席也不觉得感恩。而在缺衣少食的时候,最粗陋的饭食也是那样的香甜。

       这样的见证太多,总之感谢神在那个时候为我们做了大事。弟兄姊妹,若是神在我们身上有呼召,在我们身上有感动,神在我们身上有他的计划,若是我们应该奉献的,就该完全的奉献。主为我们死了,我们应当为主活着。有一次,有三个美国弟兄到上海去看望王明道先生,正好我也在先生的家里。那三个人就提了三个问题:一、中国弟兄的苦难在哪里?二、你们受了这样的苦为什么还要传道?三、可否将你们的回答拍摄录影。王明道先生和太太都没有回答。我们这些晚一辈的人也没有回应。三人不远万里而来,要求没有回应,场面有些冷淡失礼。因着平时王先生王太太经常命我回答一些外界提问,而且当时我是晚一辈中的年长的一个,于是我就祷告了一番,回答第一个问题。我说你们看保罗、约翰、彼得受了很多苦,但是在他们的书信中很少有提及,只有保罗在为自己的使徒身份辨明的时候,用很小一段说明他所遇到的苦难。而他们的书信中,满篇都是正面的教导。你们三位弟兄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为什么不问问中国的弟兄姊妹是怎么领受的?为什么不问问中国的弟兄姊妹读经时有哪些亮光?为什么不问问中国的基督徒对将来教会发展的看法?为什么单单要知道中国弟兄姊妹所受的苦难呢?如果保罗、彼得、约翰都没有讲到他们的苦难,中国的弟兄姊妹也没有必要讲。第二个问题,中国的信徒受了这么多苦难为什么还要传道?我说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也无法罗列出理由解释我们为什么要坚持传道。但如果一定要个答案的话,中国的信徒受了这么多苦为什么还要传道?我只有一句话,就是主为我死了,我应当为主活着。对于第三个问题,感谢神!我默默祷告,神给我智慧回答当讲的话:主耶稣并他被钉十字架已经活活地画在加拉太人的面前;美国那些牧师、教授写了那么多神学的书,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形象也应该活活地画在美国人面前。如果主耶稣手上的钉痕、肋旁的枪伤以及从哪里滴滴流出的鲜血,尚且不能感动你们美国信徒的话,我不相信中国信徒所受的苦难能够感动美国信徒。

       说到这里,我愿每位弟兄姊妹都回想自己是如何蒙恩得救的,因着主耶稣基督的救恩我们成了何等样的人。在地上有苦难,但在主耶稣基督里面,神给我们有平安。我们因着信靠主的缘故,我们有了一个多大的改变。若主耶稣在我们身上有呼召、有要求,但愿我们弟兄姊妹面对我们的这位被钉十字架的主,没有一个人向他讨价还价。如果主在我们身上有要求的话,但愿我们没有一个人向主讲条件。弟兄姊妹们,前一代的人是因着主的感动、因着主所走的十字架的血路,把自己献上交在主的手中,被主使用。也看到现在新一代的中、美青年弟兄姊妹愿意把自己完全地献在主的手里为主使用。去年四月底,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神把85岁的我带到了迪拜那个地方,在沙漠里向在那里工作的中国华工传道。迪拜虽小,却有20万华工。每一次传福音都有人悔改,每一次讲道都有人决志信主。不是我能做什么,也不是一起去的六个弟兄姊妹能做什么,我们是看到神把历史的托付交到了中国人手上。我这里有本书叫《残年散章》,是有朋友根据我个人在海外证道的录音编辑成文,是残余之年的零散讲章。原定印5千册送到中东那边去,因为中东那边缺少牧人,而从中国去那里的华工技术人员通常一年半就回国,所以常常有人刚刚信主不久就要离开,回到中国大陆寻找家庭教会又有困难,所以想印5千册送给他们。可是没想到印出的5千册在大陆不到一个月已经分光了,还需加印5千册送去中东。现在我带来几本交给六家黎牧师。如果弟兄姊妹愿意看到现今中国教会的责任、中国教会的 历史使命,但愿弟兄姊妹没有一个人在神面前讲条件、找借口来推诿自己当尽的本分。感谢主!现在中国大陆的弟兄持续不断地往中东去,中东地区传福音的宣教士去年就和我说,不仅是在迪拜,传教的工作还准备扩展到伊拉克、科威特和伊朗。今年春天,说不定现在他就已经在伊拉克了。请弟兄姊妹为那里的宣道士祷告。

       我们看见了神实在是为我们做了大事。但愿我们在这做大事的主的面前,我们也受感动,眼睛明亮,知道我们在主面前如何事奉。求神赐福这里的弟兄姊妹、赐福这个教会。“亲爱的天父,孩子感谢赞美你!你让孩子残生余年来到旧金山,和基督六家及附近的众多弟兄姊妹一同分享你的恩典;一同诉说你的作为。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也枉然儆醒。感谢主!你借着自己的权能和感动,带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不仅让中国的教会接受福音,蒙受恩典,重新复兴,甚至到海内海外各地去传扬你的福音。求主赐福你所差派的你的仆人和使女,也求主感动在座的每一位弟兄姊妹,让我们蒙得你的恩典,知道如何回报你的恩典。主啊,让我们看见一个宣教的中国出现在今天的世界上。阿门!”

《美国回归真神》

2012年11月3日,《美国回归真神》祷告运动与选举前的周六在湾区展开。东湾的很多教会来到基督六家参与了一场美好的祷告盛会。
点击阅读祷告会的简单纪实和基督六家主任牧师黎广传的精彩信息《同心儆醒,扭转国家》!

第四届HOC联合祷告会

感谢神!以愿你的国降临为主题的第四届湾区基督之家联合祷告会于9/15/2012 10am-2pm在基督五家成功举办!


点击看相关图片

主题信息讲员:

  • 关国瑞牧师(基督五家)
  • 孙雅各牧师(基督三家)

点击阅读详情

《宣教的中国》信息系列

主讲:边云波弟兄
地点:基督六家

特别记载:圣灵与火烧起的时刻

Navigation
User login
CAPTCHA
This question is for testing whether you are a human visitor and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3 + 8 =
Solve this simple math problem and enter the result. E.g. for 1+3, enter 4.